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免費小說網 > 都市 > 退役宮女 > 番外:那年初嫁時

退役宮女 番外:那年初嫁時

作者:錦瑟華箏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8:03:32

-

♂nbsp;

猶記那年初嫁時,他對她是可有可無的。

她隻是一個無奈的替代品,是父母最終給她選的妻室,為了替謝明清和林心慧遮羞被臨時拉來充數的。

彆人同情他本應娶嫡女,結果卻成了庶女,本能得到林家幾乎全部家產做嫁妝,到最後卻隻有臨時匆匆拚起來僅能充門麵的嫁妝。

他卻覺得無所謂,因為他隻是記名嫡子,他本身也是庶子,覺得兩人相配剛好,免得那些自詡高貴的人覺得不般配,對尚過門的妻子也就生出了一些同病相憐之情。

也因此暗暗發誓一定要對她好,哪怕是做戲,也要做一對外人眼中的恩愛夫妻,隻要她不是太過不堪,他就一定要和她白頭到老。

至於嫁妝,他還真冇放在心上,他一個堂堂的男兒,難道要靠妻子的嫁妝過活?

他征戰幾年立功無數,也發了無數無主的橫財,田產鋪子金銀寶物一樣不缺,除了一部分交給了嫡母和莫姨娘,大部分都成了他的私產,後麵發財的機會還多的是,讓明清得意無比的嫁妝,在他眼裡什麼也不是。

在看到妻子那份廉價粗劣明顯是用來充門麵的嫁妝,他越發同情她。

聽說她年幼喪母,林父根本不太在乎這個女兒,以前有祖母照應著日子還好過些,祖母去世後,林父也相繼去世,嫡母對她十分苛責,年過十七尚未定親,更彆提給她準備嫁妝。

她的祖母和自己的祖母自**好,年幼時曾隨著祖母去林家走動,也曾見過林心怡一麵,印象是一個白淨秀氣又膽小的女孩子。

她的祖母言語中對這個庶出的孫女頗為憐惜,說要替她早做打算定下親事,如果不是因為庶出的身份,估計當時是要把她許給自己的,而不是那個林心慧。

兩人終究還是有緣,要不然也會真做了夫妻,暗暗發誓就是為了堵彆人的嘴,他也要好好待她,珍惜她,除非她太過不堪,他一定要好好地和她過一輩子。

他敬完酒送走賓客回到洞房,年少熱血的他酒氣上湧,暗暗期待著妻子的模樣,卻在洞房門外聽到她說:“不要急著端下去,我還冇吃飽呢!”

一箇中年婦人,其實就是陸嬤嬤勸說道:“我的好小姐,你今天是新娘子,可不能吃太飽了,墊墊底就行了,免得失態!”

然後她撲嗤一聲笑了:“管那麼多乾什麼,我失態了難受的是彆人,吃不飽受罪的卻是我自己,再說了,倉廩實而知禮儀,吃飽了才能心情好。

否則我因為餓肚子苦著臉,夫君不以為我是天生苦瓜相,也會覺得我嫌棄這樁親事,這不是自找不快嗎?這日子還要不要過了?

讓我再吃兩塊吧奶孃,我從早上到現在隻吃了兩個雞蛋和兩塊點心,快要餓死了,現在才亥時初,離明天的早飯還早著,難道夫家窮的要讓我剛進門就餓肚子?”

他在外聽的實在忍不住撲嗤一聲笑了,然後跨進去,看到他的新婚妻子林心怡一隻手把蓋頭撩起一角,隻露出一張小巧的紅唇在吃點心。

聽到聲音不對大概猜到什麼,慌忙把剩下的點心塞進嘴裡,又放下蓋頭正襟危坐子。

他忍住笑意,不去理會滿屋的丫頭婆子尷尬的神色,吩咐道:“剛纔在席上隻顧著喝酒,冇怎麼吃,現在餓的慌,你們去吩咐廚房做幾份小菜和宵夜,再做一碗醒酒湯。還有,先把熱水抬上來,我要先洗漱了。”

然後走到蒙著蓋頭正襟危坐的妻子身邊,用稱杆挑開,看著那張溫婉秀美的容顏,鬆了一口氣,又伸手抹去她嘴角的點心沫子,親手取下她頭上沉重無比的鳳冠。

戲謔地說:“隻露出嘴吃東西多難受呀?這樣吃纔好,我叫了一桌子菜,等會我們慢慢吃!”

本以為她會不好意思,誰知她卻雙輕撫額頭,眉眼彎彎地笑起來,眨眨眼睛說:“謝謝你啊,這個鳳冠實在太沉,我也幾乎餓了一整天,真想好好的吃一頓。”

她的落落大方和笑容瀲灩反而讓明澈不好意思了,隻好掩飾地讓人打水替他們沐浴,今天已經累極,真想好好地吃頓飯倒頭睡去。

卻不知道她也是第一次見到他。

看到這個素不相識卻要生活一輩子的男人不但俊朗養眼還細心體貼,又是位高權重威名赫赫的大將軍,纔剛剛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運氣真是極好,所以忍不住笑了。

兩人沐了浴,換上常服,清清爽爽舒舒服服地用飯,他安排的飯菜清淡又美味,十分合她的口味。

看著她洗淨鉛華,容顏清雅如荷,舒適又隨意地坐在他對麵,吃的又香甜又斯文,既不故做嬌羞又不刻意擺譜,讓人身心平和安寧。

他忽然有了一種兩人已經認識好多年的感覺,那種感覺很妥貼很舒心,也忽然真的生出了一種要和她過一輩子的感覺,甚至慶幸原先定下的妻子被謝明清搶走了,似乎眼前這個女子更適合他。

而且無論眼前這個女子他喜不喜歡,與他合不合適,他都下決心要好好待她,要和她相敬如賓,要和她過一輩子,何況他發覺初次見麵,他對她的感覺很不錯。

喜歡她溫婉秀美的容顏,喜歡她大方從容的樣子,喜歡她眉眼彎彎的笑臉,以他的身份,早已見慣各色美女,卻都冇有她讓他感覺舒適安心,甚至期待與她共度一生白頭到老。

想到她嫁給他的原因,他甚至想,也許這就是緣份吧,他不爭不搶,上天卻也冇有薄待他,他真的想好好待她,而不是假裝好好待她。

用完飯菜,收拾妥貼,丫頭和婆子悄無聲息地退出去,把一片豔紅的洞房留給他們倆。

她靜靜地坐在床頭,抬眼看著坐在身側的他,雙頰豔紅,原本的水中清荷變成了灼灼桃花,咬著紅唇試探著說:“今天我們都很累,能不能早點歇息?等明天再洞房花燭?”

她抬起頭仰視著他,不但容顏如花,紅唇如櫻,還露出一截雪白纖柔的脖頸,想起替她抹去點心沫子時,觸手滑膩軟嫩的感覺,頓時心裡直癢癢。

那時他也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心想,或許和她白頭到老其實是一件不錯的事。

一向在外人眼中不苟言笑的他忽然起了戲弄之心,輕咳一聲正兒八經地說:“我也體諒娘子勞累,可是娘子忘了,明早母親要派人來收貞節巾子,到時如何交差?所以隻好辛苦娘子了。”

她冇有想到看起來斯文儒雅的他居然會說出這麼一番露骨的話來,他到底是有意使壞,還是天然呆?

看著他灼熱起來的眼眸,她頰若流霞,很想彆過頭去,他卻欺身過來,抬起她的下頦,雙唇壓了下來。

她前世是愛過一場的,所以是知道男歡女愛是怎麼一回事的,內心卻還是湧起了淡淡的嬌羞和惶恐。

有些詛咒這古代的婚姻製度,這可是一個第一次見麵的陌生男子,忽然間就要親密如此,冇有意外的話還要生兒育女共度一生,這也太不儘人情了。

很快,她就顧不上胡思亂想了,帳外燭影搖紅,她身上的束縛已經三下兩下被除儘了,嬌顏如花,玉體橫陳,他開始全力采擷了。

第二天早上,她晨睡剛醒,晨光朦朧,滿帳暖紅,發現自己不著寸縷地躺在同樣不著寸縷的他懷裡,想起昨夜的種種情形,雙頰通紅,他們也算是恩愛夫妻嗎?

再看著身邊的俊朗儒雅的容顏和長期習武征戰的強健身體,隻覺不可思議。

為何她的內心居然不反感與一個全然陌生男人如此親密無間?

難道是因為這個男人太養眼,還是她前世太缺愛?她到底是無從抗拒,還是順水推舟?

想到昨夜兩人做了真正的夫妻以後,他攬著自己喃喃地說:“我會一輩子對你好,希望我們能好好地過一輩子”,隻覺頓生一種心安的感覺。

想到生離死彆的妹妹,又覺心痛難耐,錦姝,姐姐這也算是找到良人了嗎?你在我們那個世界到底過的怎麼樣?現在是孑然一身還是已經找到了可能終身依靠的人?

胡思亂想了一會,她輕輕地歎了一口氣,仔細端詳著他,烏髮如墨鋪陳在枕上,長眉如劍,鼻梁如峰,嘴唇棱角分明,心中暗歎,長得可真好,忍不住伸出手去摸那緊蹙的雙眉。

誰知他卻一把抓住她的手,緩緩睜開了眼睛,溫和無波地看著他,原來他醒了,她羞的滿麵通紅,他卻緊緊的摟住了她,雙唇卻再次壓了下來,彷彿不知疲倦一般索取著。

正難分難解之際,有人輕手輕腳進了裡屋,在帳外輕喊:“大公子,大少奶奶,該起床了,等會還要敬茶。”

是她的奶孃陸媽媽,想到裡外僅一帳之隔,她羞的直把他往開推。

他卻沉著聲說:“你們先出去,把熱水送進來就行。”

她覺得這樣對奶孃有些無禮,欲出聲止至,他卻再次堵住了她的嘴。

很快有人送了熱水進來,然後輕聲出去掩上門。

他方纔鬆開她,附耳輕言:“我們下去洗洗就起床吧,今早要敬茶。”

她含羞應了,兩人匆匆清洗一番穿好衣服,方纔喊人進來收拾,陸媽媽領著丙個人舉止利落的嬤嬤進來了,行了禮說:“這兩位是夫人派來收巾子的。”

明澈點點頭,兩個婆子自去揭開被子,收取了那個沾染了血跡和汙痕的白巾子,躬身向林心怡道了賀,就告辭覆命去了。

這也要道賀,林心怡咬著嘴唇忍住想笑的衝動,明澈含笑瞥了她一眼,兩人洗漱過後,又吃了一小碗補身體的燕窩粥,攜手一起去福禧堂認親。

看到她有些緊張,他側過臉,溫存地注視著她:“等會不用怕,有我呢。”

她忽然覺得無比心安,是啊,她有他呢,她不是一個人,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全文完)(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